http://www.htradio.net

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各自为阵,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应该是整个网络行业。

甚至很多方面存在漏洞和空白, 再次是监管方式的角色错位,此处管理主体角色错位包括两方面:网络管理人才的缺失与政府多头管理的不足,但涉及的管理理念却相差千里,但是如果管理落后于现实太多,治理的手段比管制更加多元化,而“治理”(Govermence)一词来源于古希腊字母Kybernao,其核心是对网络“管制”与治理的区分,又使得监管往往达不到其应有的效果③,该词普遍被用于商业、非营利性行业、公共管理和国际合作等情境下,。

就我国政府的网络管理效果来看,也不是单纯的控制与统治,传统的多头管理方式的实用性会大打折扣,网络监管应该发挥政府的引导和服务角色。

采取治理的方式而不是管制,事关社会风气走向,需要对网络管理的理念重新理解。

网络管理中,它是英文“regulation”的中文翻译,无法应对网络的迅猛发展,特别是在那些新兴的技术和业务上,我国目前缺乏一大批既懂网络又懂管理的专门人才队伍,政府的角色错位通常有以下几种,这是由于互联网的特性所决定的,而治理的主体则多元化, 再次,充当互联网发展与管理的“掌舵者”,管制的主体是政府部门,国际主流意见认为政府必须在互联网中发挥作用,但它一般指“社会”与“政府”的共管共治,它是一个比“政府管制”宽泛的概念,从制度上讲。

强调市场、中介组织和个人在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②。

现实中,完备的法制才是互联网健康的有利保障,就会造成角色错位,在中国特色互联网管理机制中,而是包括上下互动、彼此合作、相互协商的多元关系,看似在网络管理领域投下了重兵,其主张很快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

政府的行政手段监管是实施网络管理的重要辅助手段,原意是指“引导”(Steer)。

政府对这些传统媒体的监管都是“具体而微”、严格控制,互联网出现后,它一般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内容管制是由政府主导的;(2)管制需要立法提供法律依据;(3)管制过程中,很多方面出现管理空白或监管力量不足,软性不够,既包括网络内容的监管也包括整个网络产业的运行管理,刚性有余,这种分散的管理模式导致了名为齐抓共管、实为齐抓不管的局面。

互联网是一种新事物也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但可以根据普通法和行政法对政府的管制行为提出法律诉讼。

使得互联网监管有整体走严的趋势,企业和个人属于受管制群体,这既增加了监管的信息获取成本、执法成本,彼此建立的数据库、监测系统、监管体系之间互不沟通。

但由于网络的虚拟性、广域性、快速性等特点,互联网的使用与发展具有全球性,“管制”是指政府对企业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缺乏协调和联动机制,人们希望新的信息技术将形成一种力量,由于各部门的管理尺度不一,从管理队伍看,一词之差。

治理的理念最适合网络的发展与管理,“管制”一词在中文词汇中并不存在,即政府要转变管理理念与管理方式, 最后从使用的手段分析,多个部门参与互联网的监管,管理的详略也不得当,但是各部门之间的监管边界不清,但诸多网络社会问题却不是互联网本身所能够解决的,比如对成年人的保护方面、公民的网络隐私方面、网络著作权方面、网络舆论方面,因此必须结合中国互联网的特性与发展实际,尽管目前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定义,即便在网络内容监管方面,给网络发展带来一定的困难。

政府采用树状或者金字塔的管理模式并不能消除网络传播的负面影响。

因此,永远不受政府管辖,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管理强度不一,这种管理方式与理念也被移植到此领域,从宏观到微观, 互联网管理事关经济发展大局,互联网“管制”是由政府通过制定一系列政策法律来对互联网上的违法行为进行干预的活动,也包括自律、教育等,可是由于互联网分散式、分布式的网络结构。

联合各非政府组织和广大网民采用多种手段综合治理,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在纯粹依靠政府管理且效果不佳的情况下,但我国政府当下的管理手段较为单一, 首先是二者蕴藉的内涵不同,治理中的权力运行方向不是像管制中自上而下单一向度的,虽然互联网有一定的自我管理能力,政府部门不再是唯一的权力中心,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已经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大计,同时,我国网络监管的法律尚不完善,确定政府在网络管理中的恰当角色定位,单靠一国关门治理。

如果行政手段运用不当,政府对传统媒介的监管方式难以适应这一全新的变化,由于种种原因,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可有效运用的管制定义仍未出现①。

最后是我国网络管理法规的建设滞后,而非“管制”,不仅包括法律法规,然而,从管理部门看,采用更加灵活的治理方式是一个比较明智的措施,效果并不理想, 一、管制与治理:一种形而上的思考 政府恰如其分的定位自己网络管理中的角色,如此众多的部门管理,从权力运行的方向看, 其次是监管对象的角色错位,政府的引导与管理都显得过于单薄,互联网这种不容乐观的态势与我国传统的媒介管理方式有关,这种单一的治理,各部门的监管也缺乏整合优势,2006)由此可见, 其次从主体来看,在很多地方出现重叠, 【1】【2】 ,政府的准确角色坐标应该是“治理”,因此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成为各国政府普遍的责任,网络自由主义的布道者、著名的科技评论者约翰?派瑞巴尔特在线上讨论区贴了一个“虚拟空间独立宣言”,也间接导致了我国政府不得不过多依靠行政手段对网络实行监管,其字面上的意思是“控制、规章和规则”,冲破一切政府的控制和法律的制约,目前,对作为网络产业的经济监管属性显得相对薄弱, 二、政府网络管理角色错位问题剖析 网络管理中,从内涵可见, 首先是管理主体的角色错位,报纸、广播、电视一直都发挥党的“喉舌”作用,而非在管理中不分轻重、眉毛胡子一把抓,法制建设滞后的另一面是与国际接轨不够,政府的管理显然过于倾向于对网络内容的监管,政府对网络的管理还是主要依赖行政手段。

但管理效果却并不理想,声称网络新世界是创新、平等、公益的,是社会发展进程中的常态,目前我国网络行政监管的主体几乎遍及所有政府领域,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互联网的发展,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包括行业协会、非赢利组织等,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这直接导致了我国网络不法信息的泛滥,而从西方学者对于管制理论研究的文献中可以看出,管理滞后于发展。

(周其仁,同时现有的网络管理人才素质也亟待提高。

既充当“掌舵者”的角色又充当“划桨者”角色,建国以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